大通彩票

2018-06-19 12:19:06[更新]

2018年6月19日 第8期

 

【卷首语】

携手合作

《每日新闻》记者 张逸麟

 

    1895 年12 月28 日,卢米埃尔兄弟在巴黎的一家咖啡馆地下室里放映了他们自己拍摄的电影《火车进站》等短片,这也标志着电影的诞生。第二年的6 月30日,《火车进站》就远渡重洋来到了上海,在天潼路的徐园中,人们第一次看到了“西洋戏”。上海与电影的缘分,上海与电影诞生地的缘分,一直延续了下来。

    蒂埃里·弗雷茂作为戛纳电影节艺术总监,同时也是卢米埃尔学院艺术总监,这一次也来到了上海国际电影节,而比起回忆往昔的情缘,他更愿意展望未来合作的广阔空间。未来戛纳电影节与上海国际电影节之间的携手合作,让弗雷茂无比期待。

    戛纳电影节有着70 余年的历史,在世界影坛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刚刚荣获第71 届戛纳国际电影节金棕榈奖的电影《小偷家族》,也毫无悬念成为本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展映影片中的热门,一开票就被“秒杀”,足见戛纳的魅力。而弗雷茂同样也被上海国际电影节的魅力所感染,“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影响力已经越来越大,我想我们之间走得会越走越近。”弗雷茂说,“上海有这么好的电影节、电影院和电影博物馆,这对热爱电影的人来说,是一件幸运的事,任何人也无法忽视。”

    戛纳电影节有着独特的高贵气质,担任了电影节艺术总监近20 年的弗雷茂也是戛纳传统的捍卫者,比如他明令禁止明星们在走红毯的时候自拍,试图维护戛纳的优雅,甚至愿意保留一种距离感。但这次戛纳电影节却与上海国际电影节亲密接触。之前的戛纳电影节市场开幕酒会,就是由上海国际电影节参与主办,戛纳电影节主席皮埃尔·莱斯库尔、市场总监杰霍姆·巴亚赫、弗雷茂还有上海国际电影节组委会执行副秘书长傅文霞一同在现场共同见证了两大电影节的首次合作。

    双方合作的领域会涉及很多方面,比如作为戛纳电影节的主要“选片人”,弗雷茂正在考虑让中国电影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戛纳电影节,而这次来到上海,他也是为了更多的了解中国电影,认识更多的中国电影人。戛纳电影节很少与别人合作,但弗雷茂这一次却明显感受到上海国际电影节蕴藏着巨大潜力和发展动力,“我们也会投入更多的精力,一起面向电影的未来。”弗雷茂说,“我们既然选择了合作,就一定要做到最好。”

    对于上海国际电影节,弗雷茂留下了一个生动的比喻,“如果说26 年前第一次来的时候,上海是黑白胶片的老电影,那现在的上海就是彩色大片。”

 

01 CFP.jpg

戛纳电影节艺术总监蒂埃里·弗雷茂。(CFP 图)

 

 

特别关注

戛纳电影节总监: 全世界电影节格局中,上海电影节的地位正迅速上升

双方将谋求更多合作,会越走越近

 

“戛纳电影节和上海国际电影节是好伙伴”

 

    大剧院的台阶下,弗雷茂站住,扶了扶眼镜,然后拾级而上。上海大剧院和戛纳卢米埃尔电影宫虽然远隔万里,但有一个共同之处——都是所在城市的地标性建筑,并且,一个是戛纳电影节的主场,一个是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开幕所在地。今年,弗雷茂以戛纳电影节总监的身份,踏上了这条在亚洲最具影响力的电影节开幕红毯,他所跨越的,已经不仅仅是中国上海和法国戛纳之间的距离。

    蒂埃里·弗雷茂,也有媒体喜欢叫他福茂。毫无疑问,他是一个能为自己和自己工作的机构带来运气的人。1990 年,他还是法国里昂卢米埃尔学院的节目编排人员,3 年后,他就一跃成为卢米埃尔学院艺术总监。2000 年,他正式担任法国戛纳电影节的艺术总监,每年都会站在戛纳红毯末端,和电影节主席皮埃尔并肩迎接那些世界电影界的巨星。

    这次来到上海,弗雷茂不仅见了上海国际电影节负责人,参加了戛纳获奖影片《迦百农》的发布会,还接受了包括中央电视台、新华社、上海电视台等一批中国主流媒体的采访。采访中,他妙语连珠、谈笑风生,一改在戛纳的“冷面”形象。弗雷茂说,在戛纳电影节结束三周之后就来到上海,是想传递这样一个信息:戛纳电影节和上海国际电影节是好伙伴,双方会一起谋求更多合作的可能性,“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影响力已经越来越大,我想我们会越走越近。上海有这么好的电影节、电影院和电影博物馆,这对热爱电影的人来说,是一件幸运的事,任何人也无法忽视。”

    他在与上海国际电影节负责人的会谈中指出,在全世界的电影节格局中,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地位正迅速上升,“上影节面临着历史性的发展机遇,因为中国已经成为全世界最重要的电影国家之一。”短短几天,他遇到了不少好朋友,其中不乏各个国家电影界的重要人物,这让他既高兴又惊讶:“我和他们刚刚在戛纳相会,想不到又在上海相见,这已经充分证明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吸引力和关注度。”在他的心目中,“上海凭着自己的电影积累,凭着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和知名度,完全可以推动电影节成为世界范围的电影人集聚的有广泛影响力的平台。所以,我是带着合作的愿望来的。”

 

02 CFP.jpg

弗雷茂在采访中一改在戛纳的“冷面”形象。(CFP 图)

 

“和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合作,我们一定要做到最好”

 

    今年5 月,上海国际电影节和戛纳电影节进行了首次官方合作,联合举办了戛纳市场的开幕酒会。为此,担任了近20 年艺术总监的弗雷茂,也第一次走进戛纳市场开幕酒会,为上海国际电影节站台。对于这样的合作开端,弗雷茂表示,这为未来戛纳电影节的中国电影选片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戛纳电影节以前主要的选片方向,注重在西方电影。最近我正在考虑,让中国电影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戛纳电影节,希望能够接待更多的中国电影人。我这次到访上海国际电影节,正是抱着这个愿望,专程来了解中国电影,认识更多的中国电影人,与上海国际电影节达成更多的合作。”

    弗雷茂表示,虽然现在要说合作的细节还为时过早,“但我和上海国际电影节负责人沟通了合作的前景甚至具体项目,交谈非常愉快,契合度也很高。因为戛纳电影节是5 月举办,上海国际电影节是6 月举办,中间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希望能够把戛纳电影节的竞赛片和获奖片引入上海,让上海观众能够在第一时间观看这些优秀的影片。我还想把法国卢米埃尔兄弟的展览带来上海,这个展览曾在法国里昂的卢米埃尔学院举办,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法国是电影起源的地方,卢米埃尔兄弟为人类带来了第七艺术,而电影诞生不到一年后,卢米埃尔兄弟的电影就来到了上海。把他们当年的成就,再次带到中国电影的发祥地上海,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据他介绍,双方在会谈中,还探讨了联合培养电影人才,共同推动中国电影出现在戛纳电影节、以及走向更多国家等等方面合作的可能性。

    弗雷茂认为,可以明显感受到,上海国际电影节蕴藏着巨大潜力和发展动力,希望能把自己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层面,“我们也会投入更多的精力,一起面向电影的未来。这些合作,可能就要从今年的10月开始筹备和落实了。戛纳电影节很少与别人合作,主要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所以和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合作,我们一定要做到最好。”

    在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开幕之夜,弗雷茂说自己踏上红毯的时候,想起了26 年前第一次来到上海的往事。“如果说那时候的上海是黑白胶片的老电影,那现在的上海就是彩色大片。”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开幕式,也给弗雷茂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姜文导演对谢晋导演的致敬,海报美术师、字幕员和修复师亮相的环节,令整个活动专注于电影本身,很有仪式感也很温暖,我非常喜欢。”他坦率地说:“如果说要评价上海国际电影节,给我最大的印象就是对于品质的高要求,以及拥有那么多热爱电影的观众。我注意到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影迷有非常多的年轻人,这是明显的优势,所以,上海国际电影节会发展得更具活力,我们的合作也会有很美好的前景。”

 

03 CFP.jpg

弗雷茂踏上红毯的时候,想起了26年前第一次来到上海的往事。(CFP 图)

 

 

特别关注

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评委主席论坛”举行

姜文:迷恋于用电影创造一个世界

《每日新闻》记者 郦亮

 

    昨天,作为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评委主席论坛”的主角,姜文带着《邪不压正》的剧组成员,围绕着这部电影,分享了关于电影拍摄的一些看法。姜文认为,当拍摄触及了荒诞感,那么电影也就接近了本质。

 

拍电影就是要拍出荒诞感

 

    姜文的新电影《邪不压正》是他的第六部电影。这部电影故事背景设置在1937 年抗日战争时期,虽然和前面几部电影迥然不同,但是姜文说,他对电影的追求是一贯的。“我拍的电影很少,4年才有一部。但是我拍电影是很有质量的。一些人进入这个圈子是为了赚钱,我却迷恋于创造一个世界。我认为拍电影的本质,就是导演心中有一个世界,然后通过电影表现出来,体现他们对于艺术的追求。”

    姜文的电影总有一种幽默感。他用喜剧去表现一些战争题材的故事,曾一度引起争议。但是昨天姜文说,他拍的并不是喜剧,而是一种荒诞。“荒诞是观察超越了表面才能看到的。”姜文一直认为,荒诞是人类境遇的本质,拍电影就是要拍出荒诞感,只要触及到荒诞,就能接近本质。

    《邪不压正》剧组中的许多工作人员都说姜文是一个“细节控”,他的掌控从编剧到灯光到摄像,涉及到各个环节,而且很细致。当然,令人印象最深刻的还是他对于表演的一些观点。姜文昨天说,什么是表演?表演就是演员的自我暴露,表演不能有半点的装模作样,是一种掏心窝子的行为。也正因为如此,姜文认为,生活对于电影人来说永远是第一位的,“生活第一,电影第七”,没有了生活,什么电影都无从谈起。

 

04《每日新闻》记者 张瑞麒 摄.jpg

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评委主席”姜文。(《每日新闻》记者 张瑞麒 摄)

 

电影就得一边拍一边改

 

    著名演员彭于晏在《邪不压正》中担任了男主角。彭于晏说,在拍摄的过程中,姜文导演对于他的指导很受用,“他总是告诉我,你可以和别人不一样。他的指导丰富了我对角色的认知,会猛然意识到其实身上还有那么多东西过去没有被发现。”彭于晏说,整个拍摄的过程如此让人印象深刻,以至于《邪不压正》拍摄完两年了,他都没办法再去接其它的戏。

    当然,让彭于晏印象最为深刻的还是整个剧组对于剧本的精益求精。在姜文的剧组里,编剧并不是一个人,所有人都可以参与到剧本的讨论之中,不管是演员还是摄像师。《邪不压正》的编剧孙悦也担任过姜文另一部电影《一步之遥》的编剧。她昨天说,现在外界都在传姜文拍电影没有剧本,都是现场写的,这并不确切。就拿《邪不压正》来说,在拍摄前一年剧本的好几稿就已经放在那里了,只是姜文拍戏喜欢一边拍一边改。因为他一直认为,剧本在演员说出来之前,都有修改的空间。而在这个过程之中,任何人都可以发表看法。

    姜文对于剧本的关注已经到了比较极端的程度。他昨天谈到青年电影人对于行业的介入时说,青年电影人不要关心题材,不用关心各种制作,只要关心内容,把剧本写好就可以了。“我拍《阳光灿烂的日子》时,当时的人对于这些故事并没有什么热情,但是我就是喜欢。当时流行伤痕文学,但是我觉得我看出来的并不是那样,我就用电影来表达自己的看法。”

 

05《每日新闻》记者 张瑞麒 摄.jpg

著名演员彭于晏。(《每日新闻》记者 张瑞麒 摄)

 

 

特别关注

亚洲新人奖评委见面会

施南生:不要忽视新人的真诚与力量

《每日新闻》记者 陈宏 实习生 赖鼎睿

 

    昨日上午,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洲新人奖评委见面会于上海银星皇冠假日酒店举行。如今的新人,水平如何?不少迅速蹿红的新人,为何不能持久?什么才是新人在电影界的立身之本?五位评委结合自己的成长经历,对这些问题进行了探讨。同时,他们也对新人的成长表达了强烈的期待。担任今年亚新奖主席的著名制作人施南生表示,这个行业需要新鲜血液。

 

勾起评委们的新人记忆

 

    作为上海国际电影节重要环节的亚洲新人奖,一直以对亚洲电影新生力量的孵化与培育成绩而受人称道。

    亚新奖评委会主席施南生表示,评选亚洲新人奖与主竞赛单元并没有太多不同,“因为现在评选新人不会很难,很多影片水平已经很专业了。我很希望看到年轻人的电影。昨天看了五部电影,很享受这个过程。”

    新人奖“新”在哪里?来自菲律宾的导演拉亚·马丁期待新人发出的声音,因为“这份能量和情感联结更让人印象深刻”。中国摄影师曾剑也表达了类似的见解,“拍第二部时会更成熟,但第一部有不一样的东西。”

    对整体年轻的评委们来说,来评选这个新人奖,都勾起了他们自己做新人时的记忆。身为亚洲新人奖的评委,他们也曾作为新人初入这个行业。缅甸导演赵德胤对自己的新人经历的形容是“连跑带打,一通乱拍”。当时原定男主角的家长听说在缅甸边境拍片,便不许男主角出门。最后执行制片人变成男主角飞到缅甸,制作了《归来的人》,这部影片入围了釜山奖和鹿特丹影展。

    拉亚·马丁通过他的毕业作品为大家所熟知。“毕业作品本来只要交短片,但交了长片,就获得了很多国际电影节的青睐。”那时他同时担任导演、编剧和摄影,甚至在现场用笔记本电脑放音乐收音。拍摄毕业作品的资金很有限,但他却特别快乐。“每天特别兴奋,不吃不喝都觉得特别开心。”

    曾剑形容自己的经历时也非常怀念。“那时人少,特别自由。一个镜头从一楼拍到四楼,随便演,随便拍。后来看到媒体记者拿的摄影机比我们的都好。”他看重新人的那份真诚。“拍第一部作品时,更需要真诚,要想清楚你所有的表达。”

    知名演员宋佳说,“昨天看片后,想到自己做新人的时候,被这份激情所打动,也提醒自己不要忘掉一开始的真诚。”

    当然,他们如今已经成为了评委的角色,可以对别人的作品进行点评了。宋佳就透露,自己还曾经担任过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的评委,她坦言角色转换并不轻松,而且这次的评选时间更紧张。“但是这次紧张的过程,我反而很享受,因为这是一次交流与学习。我会非常享受心无旁骛投入电影的过程,会非常尊重我手里的这一票。”

 

每个新人都该把电影当艺术

 

    怎样的电影,才是评委们的心头所好?施南生简单提及了评选的标准:“最佳影片当然是各方面都要比较完美的,最佳演员看演技,但有时候一个剧本给一个演员的表演发挥空间更大一些,他就更占优势。最后,当然作为评委,也会有一点点个人的喜好在内。”

    赵德胤指出,赵德胤把“艺术”两个字拆分开来,讲述了电影的标准,他说,电影作为一门艺术,应该有艺且有术,“市场不是行业的本质,那只是销售。本质应该是导演和演员的功力”,“艺,长相佳,有气质,自然容易被行业接纳;术,以演员为例,演技很重要,已经有老天爷赏饭吃了,最后能不能成功,得靠术。有的人开始很红,但后来不行,要考验中间下的功夫。”

    施南生对这样的说法颇为认同。她还专门提及了“小鲜肉”:“很多人认为用小鲜肉就会成功,这我不同意。永远的标准是恰当的角色用恰当的演员。现在一些演员要价高,但不符合专业标准,不符合经验资历,那我觉得不对。”作为多部卖座电影的监制,她表示自己不以是否是小鲜肉来用人,最喜欢认真、用功、爱学习的演员。“我用的新演员,都愿意学习。可能我们都很凶吧。”

    除了整体标准,电影的每一个环节,评委们都有详细的标准。曾剑从摄影的角度出发,提到“摄影师不应只是专注于画面的美感,还要关注摄影机对表演、对内容有什么帮助。”同时,他还强调了剪辑这一创作环节。“剪辑对电影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创作环节,但很多人忽视了这个。我们有了剪辑,可以更大胆地做一些事情。”

    拉亚·马丁则关注电影的诗意与深度,“像最近看过的中国作品《芳华》,电影内容比较诗意,把人带到了更深的层面,而且看完之后会有更深刻的思考。”赵德胤则更看重电影的故事性。“不管是完整与否,真实与否,诗意与否,类型与否,电影的故事都应有从一而终的纯粹。”

    在评委见面会后,评委们将投入电影的评审工作中,本届亚洲新人奖共有15 部影片分别获得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编剧、最佳男演员、最佳女演员和最佳摄影的提名。据悉,亚洲新人奖颁奖礼将于22 日晚在海上文化中心大宁剧院举办。

 

06 CFP.jpg

评委见面会现场。(CFP 图)

 

07 CFP.jpg

亚新奖主席、著名制作人施南生在发布会上发言。(CFP 图)

 

 

特别关注

财经界、影视界大咖共议新时代中国电影的责任与使命

新时代中国电影要发扬文化自信

《每日新闻》记者 郦亮 实习生 李芷琪

 

    昨日,作为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的重量级论坛之一,以“新时代中国电影的责任与使命”为主题的中国影视领袖峰会在上海电影博物馆海上5号棚举行。中国电影基金会理事长张丕民、上海电影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任仲伦以及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阎焱领衔一众发行公司领袖以及影投公司领袖共同对话。峰会旨在探讨财经视野下的中国电影产业未来,以及新时代电影转型发展路上所必须肩负的责任与使命。峰会还颁布了《2018强影之路中国电影的责任与使命》白皮书。

 

中国电影正在从大国走向强国

 

    中国电影进入了新时代,新时代的电影和过去自然不同,有着新的责任和使命。中国电影基金会理事长张丕民说,现在正是中国电影从大国走向强国的关键历程。而人们所处的新时代,也对电影产业有了新的市场化要求,面对新时代,要有新举措。“在这关键阶段,我们必须要把握好电影这一产业定位和其特殊文化产业的关系。”

    张丕民说,电影的产业化定位毋庸置疑,它作为带有意识形态属性的文化产业,决定了它的市场需求和利益诉求,使得电影分为制作与发行两个主要参与对象。而它的意识形态属性要求电影从业者要发扬主旋律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并从中发扬文化自信,提高文化自觉性。但不管怎么平衡市场化需求和文化产业定位,还需要电影从业者们悉心探索、潜心研究。

    “电影是一门创意产业,是一门尽量减少复制的产业,它不遵循普通产业的发展规律,在我们从大转强的关键时刻,更要求投资人把控好电影作品与电影产品之间的平衡点,尊重艺术创作规律和艺术家,做推动中国电影发展的‘义工’,这样才能实现中国电影的强国梦。”张丕民说。

 

中国电影还有更多的产业化可以发掘

 

    新时代的中国电影产业的一个特征,就是资本注入着实推动了电影发展。对此,经历了市场经济大潮洗礼,走上了集团化、产业化发展的上海电影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任仲伦也表示,在中国电影由大转强的关键时期,光靠业内从业者和投资者是不够的,还需要第三只眼睛来帮助人们思考。“两年前,人们忽略了对电影本身发展的思路,但进入今年以来,我发现越来越多的电影人,包括观众都更加理性、朴实、清醒了,甚至还会思考中国电影的下一步该怎么走。所以我们应该对中国电影保持充分的信心和信赖,还有更多的产业化可以发掘。”

    任忠伦说,新时代中国电影的一个自信的源泉就是观众在增加。三四线城市已成为国内电影的主要市场,产业的根基正慢慢拓展到三四线市场。30 岁以上及20 岁以上的观众比重慢慢增加,这是进入行业新发展时期的重要数据,也是让人们对中国电影保持信心的一个很重要的依据。

    此外,任仲伦还表示,目前中国处在发展期的影视产业所拥有的机会比处于稳定期的产业机会大得多。即使票房增长慢,也不要以为这个市场没有前途,影视行业的发展会越来越快。今后的发展过程当中,要担当起新时代的电影责任和使命,希望电影有更多的思想担当,这个思想担当,绝对不是类似文件的转述。未来,中国的影视产业依然有很大的投资机会。

    当然,也有一些业内人士对资本注入影视产业保持了一种警惕。华谊兄弟联合创始人兼CEO王中磊表示,资本进入这个行业,对行业的推动要肯定,现在资本冷静下来,大家可以更加专注地把资本投给做内容、有能力的企业。资本与政策,在对待电影行业的时候,应该是宽容的态度。当前,一些公司集渠道、内容,发行于一体。其实,没有一个企业在这个行业里掌握所有的环节,一旦掌握反而走偏,出发点会出现偏差,未来的公司应该有“整合”。

    乐创文娱董事长兼CEO 张昭表示,做内容的才不会那么容易被资本打倒,这个行业要度过难关不需要很多钱,只需以内容为核心。在面对资本时要自信,穷则思变,资本在过去有非常大的帮助。未来,欢迎资本考量电影人的价值,这样才能把价值做起来,真正变成有价值。

 

08《每日新闻》记者 常鑫 摄.jpg

中国影视领袖峰会在上海电影博物馆举行。(《每日新闻》记者 常鑫 摄)

 

09《每日新闻》记者 常鑫 摄.jpg

嘉宾探讨财经视野下的中国电影产业未来。(《每日新闻》记者 常鑫 摄)

 

 

头脑风暴

“一带一路”电影文化圆桌论坛昨举行

电影节联盟助力多国影视“走出去”

《每日新闻》记者 陈颖婕 实习生 董艺萌

 

    作为今年第21 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一带一路”系列活动的重要部分,“一带一路”电影文化圆桌论坛于6 月18 日下午举行。来自荷兰、俄罗斯、爱尔兰、马来西亚、新西兰、乌克兰、波兰、拉脱维亚、埃及、哈萨克斯坦、印度、菲律宾等多个国家的电影节及电影机构代表,在论坛上分享各自国家的电影拍摄经验、观众培养策略以及市场推广机制。

 

未来电影节联盟有何设想?

将设置“主宾国”及“电影主题”

 

    上海国际电影节中心主任傅文霞在论坛开篇时,介绍了今年“‘一带一路’电影节联盟”设立的初衷。她指出,上海国际电影节走到了21 届,在此期间交到了很多国家的电影友人,“如何进一步地开展紧密的合作与交流,让我们萌生了牵头倡议‘一带一路’联盟的想法。我们希望在未来可以有更多的国家和机构可以加入到我们的联盟中,为广大观众带来更多的优质影片。”傅文霞表示,除了“‘一带一路’电影节联盟”作为今年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最耀眼的元素之一,在今年的电影节上,还有一系列的“一带一路”主题内容设置,包括“一带一路”电影周、“一带一路”电影之夜等活动,希望通过“一带一路”的合作,让各国电影节机构相互推荐影片,主动“走出去”开展各种交流活动,促使电影节品牌影响力不断增强。

    在论坛交流期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电影节和机构代表畅所欲言,对于未来电影节联盟的发展寄予期望。保加利亚索菲亚国际电影节主席斯蒂芬·奇塔诺夫提议,未来联盟国家可以轮流担任展映主宾国,通过展映了解“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新兴电影力量,加强电影前沿的交流。哈萨克斯坦欧亚国际电影节策展总监戴安娜·阿什莫娃则提议,中亚许多国家的电影只有在电影节上才有机会接触国外市场,希望通过“‘一带一路’电影节联盟”将这些电影带到更大的舞台上。罗马尼亚特兰西瓦尼亚国际电影节主席图多·久尔久表示,希望可以举办一些以“怀旧”为主题的经典电影回顾展,让更多地年轻影迷通过经典怀旧影展了解电影文化,对于策展人来说,熟悉其他国家的电影历史和经典电影大师也是很重要的一堂课。

 

如何让本土电影走出国门?

尽早引进投资人让资本进入宣传期

 

    如何让本土电影更好地走出国门,走向世界?在电影文化圆桌论坛上,多国资深电影人都认同,世界级国际影展是一个很好打开国际市场大门的载体和平台。乌克兰电影协会CEO维多利亚·亚尔莫修克表示,除了有政府、政策支持,参加各类影展等多管齐下的作用外,让私人资本的宣发尽早地进入电影制作过程中,也是让本土电影走向世界的一个重要渠道。“乌克兰的电影行业较为庞大,今年我们有50余部电影正在制作过程中,我们也在努力帮助这些电影走出去,我们会尽早地引进投资者,让资本更早地进入影片宣传期,帮助影片扩大宣传影响力。”

    当谈及如何更好地培养青年电影人成长地话题时,波兰华沙电影节主席史蒂芬·罗顿在论坛上分享称,波兰拥有许多师资力量雄厚的优秀电影学院,培养出了许多电影大师,在导演、摄影、动画、美术设计等领域都有经验丰富的电影人执教人。“目前,波兰的电影学院中已有一批中国学生,希望通过“一带一路”联盟,能有机会进一步推广波兰电影教育,吸引更多外国学生来波兰学习影视拍摄制作。


如何加深各国电影人间的深入合作?

应加强对新兴电影及导演的关注和培养

 

    在过去两年时间里,包括《摔跤吧!爸爸》《神秘巨星》在内的一系列探讨社会议题的印度商业电影进入中国市场,不仅票房大热,在口碑方面也都取得了较好的反响。本届电影节中,印度选送了一部即将在九月份于院线上映的《嗝嗝老师》作为展映影片,这部影片聚焦女性与校园生活,讲述了一位心怀抱负的女老师将自身弱点转变为力量,并影响学生们的故事。印度孟买电影节艺术总监斯姆里提·基兰在此次“一带一路”电影文化圆桌论坛上表示,她很期待看到中国观众对这部电影的的反馈与建议。“印度的电影人一直非常注重与中国的合作,我既希望能通过这次‘一带一路’电影节联盟的签约,加深对中国电影的了解,也希望能借此机会进一步看到中国观众喜爱的影片,进一步打开印度电影在中国的市场,寻求两国电影人间的深入合作。”

    爱尔兰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作为“一带一路”电影节联盟的中坚力量,自创立至今的六年来,已经快速成长为广受国际欢迎的电影节,它表彰来自世界各地的电影,展映来自“丝绸之路”国家的国际影片,发掘全世界范围内的新影片和新面孔。在此次的电影文化圆桌论坛上,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的主席卡拉·穆尼表示,望能够在今后的合作中加强对新兴电影和导演的关注和培养,可以将更多优秀的国际电影带到上海国际电影节,也希望通过联盟平台,与更多的国际电影人建立联系。

 

10 CFP.jpg

多个国家的电影节及电影机构代表,在论坛上分享各自国家的电影拍摄经验。(CFP 图)

 

11 CFP.jpg

“一带一路”电影文化圆桌论坛现场。(CFP 图)

 

 

第一现场

娜丁·拉巴基亮相“一带一路”电影周大师班

调研四年写实手法呼吁大众关注社会边缘少年

《每日新闻》记者 陆安怡

 

    昨日下午,获2018 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评审团奖的影片《迦百农》在第21 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一带一路”电影周展映。映后,该片导演娜丁·拉巴基参与“一带一路”电影周大师班活动,与现场观众交流创作历程,并呼吁大家关注这群徘徊在社会边缘的少年儿童。 

 

关注贫民窟孩子日常生活 创作由心而发

 

    娜丁·拉巴基来自黎巴嫩,2007 年,她执导的第一部故事片《焦糖》,讲述了阿拉伯世界妇女所面对的种种禁忌。2011 年,她执导的第二部故事片《吾等何处去》则继续聚焦于阿拉伯世界的冲突。本次展映的《迦百农》是娜丁·拉巴基的新作。迦百农是古巴勒斯坦的一个城市,靠近加利利海。在《圣经》里,这是耶稣传道的中心。

    “迦百农”在法语中,意为混乱无序的状态。创作时,娜丁·拉巴基在白板上记录灵感,发现众多想法互相交汇,呈现出杂乱状态,遂将“迦百农”作为片名。

    这部影片讲述了12 岁男孩扎因的艰难历程,他状告父母让其来到这个世界上,却没有能力抚养他。他生来就没有任何身份,而且还惨遭虐待。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奋力抗争,成为所有那些没有获得基本权利保障,缺乏教育、健康和爱的贫困人民的代言人。

    娜丁·拉巴基表示,该片是自己由心而发的创作。她在黎巴嫩贫民窟时,注意到小孩子在街头嬉戏,进而对他们的日常生活产生好奇,开始思考“他们转过街角的生活如何?”

    为此,她展开了长达四年的调研,“我希望能真实地表达孩子们的状况,而不限于局外人的角度。”经过调研,娜丁·拉巴基坦言,孩子们的遭遇令自己触动颇多。她发现不仅在黎巴嫩,全世界都有类似情形发生,所以想创作这一主题,表达自己对这些孩子遭遇的愤怒。

    “这是一部现实主义影片。”她告诉观众,本片剧情与贫民窟孩子们的真实遭遇相似,并且还使用了戏剧性的柔化处理,其实在现实生活中,他们的经历更为艰难。

 

希望观众接触这部分社会现实

 

    本片主演扎因本身就是一位叙利亚难民,和影片主人公一样,生活在脏乱差的环境中。就在三个月前影片开始宣传时,他还没有护照,处于“ 隐形人”状态。这些类似的生活经历都让他在演戏方面一点就透,能立刻进入状态。

    现场有观众提出,主人公显现出的思想非常超前,这是带有创作者理想化的设计,还是真实存在的?

    对此,娜丁·拉巴基表示,她在调研中发现在这种环境下生活的孩子,远比大家想象中成熟。

    当然,影片中孩子在法庭上状告父母的情节,并非现实生活中的场景,而是具有象征性的剧本创作表达。调研中,她在拘留所和监狱与青少年接触,有99.9%的孩子觉得自己生活得不开心,并困惑于“如果父母不能好好地教养我,给我基本生存条件,为何要生下我?”基于此,她把这一戏剧性元素呈现在了大银幕上。

    娜丁·拉巴基表示,希望通过银幕的力量,传达自己对于这些边缘少年儿童的关注,并让人们意识到这一群体的存在,思考相关的解决思路。

 

 

参赛影片

《塔杜萨克女孩》:直面苦痛,生命不能承受之寒

《每日新闻》记者 陈诗松 实习生 蒋诗瑶

 

    昨日,第21 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剧情片《塔杜萨克女孩》在上海影城进行了官方放映,导演兼编剧马丁·拉罗什和女主演卡米尔·蒙戈出席了此后的剧组见面会。马丁·拉罗什表示,影片采用写实主义的手法讲述了身怀秘密的少女寻找生母、直面痛苦的故事,“生活总要继续,但也必须经历命运中的严酷时刻”。 

 

塔杜萨克的冬天:以寒冷触觉直击心灵苦难

 

    塔杜萨克是加拿大魁北克的一座小镇,冬天来临,大雪覆盖,一切都显得寒冷静谧。18岁的女孩克洛伊在冬季最寒冷的时节从蒙特利尔出走,一路搭便车来到了这里,隐藏身份在一家旅社打工换宿。原来,一出生就被母亲遗弃的她在暗中寻找着生母,挣扎于是否相认以及如何面对这段关系的苦恼之中。

    电影也主要围绕着女孩克洛伊和她的母亲展开,“这两个角色互为对方的一面镜子,母亲在17 岁时怀孕生下了克洛伊,曾试图闷死她,剥夺她生而为人的权利;克洛伊在18 岁时怀孕但流产了,她们的人生在某些时刻有着相似的经历。”导演马丁·拉罗什谈到,这不仅仅是一对母女之间寻求原谅、达成和解的故事,更是两位女性在面对人生的难言苦痛时共同成长的故事。

 

小成本大格局:现实主义色彩刻画人性光辉

 

    在影片结尾,母女俩在电话中对话的镜头长达17分钟,母女俩隔着电话哭着揭开各自最深的伤疤。导演马丁·拉罗什表示,这是一个开放式的结局,“克洛伊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妈妈说出了埋藏在心底深处的回忆,这就足够了。之后她们可能会有各自的生活,而我希望把想象的空间留给观众。”

    女主人公扮演者卡米尔·蒙戈也对人物塑造作出了自己的解读,“第一次读到剧本时我就感受到女主角强大的内心。在拍摄过程中,我们希望以一种切实的角度来呈现刻画人物,尊重故事的本源,这要求表演者对于内心戏有很好的把握”。

    《塔杜萨克女孩》是一部小成本制作,15 人的剧组在预算受限的情况下使用近景、手持、长镜头等拍摄方法将现实主义融入影片。导演马丁·拉罗什曾经参加过多个国际电影节,希望通过小成本故事片获得关注和投资,在见面会上他提到自己对女性主义题材很感兴趣。该片曾在法国和加拿大展出,这次作为剧情片入围上海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他表示很开心,也很期待中国观众的反应。

 

13 CFP.jpg

《塔杜萨克女孩》主创人员与观众见面。(CFP 图)

 

 

平台亮点

“拍摄在上海-上海影视拍摄指南2018”首发

AR技术让取景地“全球化”“动起来”

《每日新闻》记者 陈宏 实习生 赖鼎睿

 

    昨日下午,“拍摄在上海-上海影视拍摄指南2018”首发式暨“上海影视拍摄取景地”全球推介会在上海银星皇冠假日酒店举行。在推介会上,上海广电制作协会分别与希腊、加拿大代表签署了战略合作备忘录。《每日新闻》记者了解到,今年《上海影视拍摄指南》亮点多多,包括将通过AR 技术使图文资讯“动起来”,让剧组制片可以不用亲临现场就能完成勘景任务,节约制作时间,提升效率。协会表示,指南的发布,也是践行“打响上海四大品牌建设”的极佳例证。  

 

创设4年来硕果累累

 

    由上海广电制作协会特别打造的上海影视摄制服务机构,自2014年10月设立以来,已经在摄制咨询和服务能力方面有许多成就。

    上海市广播影视制作业行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于志庆在推介会上介绍说,截至2018年6月15日,上海影视摄制服务机构为来沪拍摄单位提供摄制咨询协调服务4068 件次,事项受理率为100%;接受影视摄制咨询服务的单位共2790家,其中上海单位2094家,国外及国内各省市单位696家;接受影视摄制协调服务的影视剧组共555个,其中上海剧组297个,国外及国内外省市剧组258个。

    此外,上海影视摄制服务机构连续4 年编制的《上海影视拍摄指南》也是一大亮点。上海16个区的影视摄制服务工作站、近200 个可供拍摄单位取景的影视拍摄取景地被收录到《指南》中,以方便众多影视作品留在上海、接轨上海、展示上海。

 

拍摄指南可完整

 

    影视行业作为文化行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上海影视拍摄指南》的编制也与时俱进,更好地为上海文化服务。

    于志庆副会长在推介会上指出:“我们积极响应上海市委打响‘红色文化’品牌的指示。”目前,《上海影视拍摄指南》中已经包含了中共一大、四大会址、毛泽东主席故居、李白烈士故居等可供全球影视摄制单位拍摄取景的取景地音视频介绍。未来,上海影视拍摄服务机构将加强红色旅游资源的搜集和梳理,引导更多红色旅游主题资源向来沪影视摄制单位开放,为更多红色旅游拍摄取景地做好推广宣传,把更多红色主题影视拍摄取景地纳入到《指南》中。

    从去年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结束开始筹备、历时共9 个月,《指南》为全市取景地建立了影像素材库。据透露,上海本地的影像素材库已经建成,未来机构将放眼长三角,使长三角影视拍摄资源以更加一体化的面貌呈现给海内外影视摄制单位。针对长三角各省区市不同的人文、自然风貌,以在上海探索的初步经验作为起点,服务基础设施的建设和标准化的服务协调体系将延伸到整个长三角区域,形成长三角区域联动的影视协拍服务体系。

 

亮点多多走出国门

 

    《上海影视拍摄指南》几乎每年都有许多创新,今年的亮点是AR 技术、影像素材库和国际化。为了让上海影视拍摄取景地的呈现更加生动、让全球拍摄单位获取资讯更加便捷,2018 版《指南》通过AR 增强现实技术使《指南》中的图文资讯可以“动起来”。因此,剧组制片不用亲临现场就可以完成费事、费时的勘景任务。技术上的突破为影视企业节约了成本,也提升了效率。

    国际化也是《指南》中过去和未来力图提升的方面。通过中英文对照、精品出版物的形式进行正式发行,《指南》和机构在海内外的影响力和辐射力得以进一步增强,以此吸引更多国际国内影视项目“海漂”。放眼全球很多发达国家和地区、城市,它们已经建立起了较为完备和市场化的影视协拍服务体系。

    在未来,上海影视摄制服务机构将以“走出去”、“引进来”的形式推动上海影视产业进一步向全球化纵深发展。推介会上,上广电制协会长杨震华分别与希腊、加拿大代表签署了战略合作备忘录,在拍摄取景地相互推荐、配合拍摄、加强协拍服务方面建立紧密合作。

    据介绍,上海影视拍摄服务机构的目标是打造上海全球影视创制中心,积极响应上海构建全球卓越城市,打响“上海服务”“上海制造”“上海购物”“上海文化”四大品牌的号召。将继续致力于提升上海影视摄制“基础服务设施”能级。

 

14.JPG 

上海市广播影视制作业行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于志庆介绍“拍摄在上海-上海影视拍摄指南2018”发布背景。

 

15.JPG

发布会现场。

 

 

特别关注

齐聚行业精英展示精品内容展望未来趋势

2018年互联网影视峰会圆满落幕

《每日新闻》记者 陈颖婕 实习生 董艺萌

 

    6 月18 日晚,2018 年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互联网影视峰会盛典在普陀区举行。盛典发布了年度网络影视精品榜单,《白夜追凶》《虎啸龙吟》等优秀网络剧目,《这就是街舞》《吐槽大会》等优秀网络综艺,《灵魂摆渡黄泉》《哀乐女子天团》等优秀网络电影荣誉上榜。盛典将为期四天的峰会气氛推向了最高潮,至此,首届互联网影视峰会圆满落幕。

    作为2018 年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的组成部分,互联网影视峰会以聚焦互联网影视产业发展为出发点,通过同期举办的第十届中国网络视听产业论坛、原创文学影视创投峰会、互联网影视精品榜单发布、互联网影视盛典等多个板块,系统性地梳理了互联网影视行业发展的现状与趋势。2018 年的互联网影视峰会为了产业发展努力搭建的聚焦平台,专业人才的交流平台,精品内容的发布平台,同时也汇聚行业领军人物,直击行业热点话题,展望未来发展的新趋势。 

 

4天11场“高浓度”论坛 全方位聚焦行业探索

 

    6 月15 日下午,由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与上海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第十届中国网络视听产业论坛在普陀区拉开帷幕。作为已举办到第十届的中国网络视听产业论坛,伴随并见证了行业从迷茫走向成熟的过程,此次与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的互联网影视峰会携手举办,也体现了作为中国影视行业的重镇上海,在加快互联网影视行业发展、打响上海文化品牌战略的决心。

    在短短的四天时间里,从商业模式、网剧、网综、音频内容、文创产业、内容营销、文化传承等多个视角举办了一共十一场论坛,全方位聚焦了互联网影视产业的各个环节,每场论坛都堪称是高浓度、高含金量。除此以外,此次的互联网影视峰会还关注了互联网影视与传统影视行业的互相融合与嬗变。

 

推荐上游网络文学作品 版权多元转化助力产业发展

 

    2018 年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互联网影视峰会不仅仅是思想与观点的交汇平台,也是助力推动产业发展的产业集聚平台。多场文学推荐会在此期间举办,为产业和市场举荐了多部优秀的网络文学作品。

    随着互联网影视的发展,影视作品和上游的网络文学产业的互相依赖程度日益提高,优秀的网络文学作品,通过多元转化的方式,最终可以被改编拍摄成为影视作品。很大程度上,文学作品的内容品质,关系到最终呈现在观众和用户面前的影视品质。峰会期间,官方推选的100 部原创文学作品正式发布,30 部优质文学作品获10 位特别推荐人特别推荐,16 部文学作品就影视化合作开发意向完成现场签约。

    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副局长王玮表示,原创文学影视创投峰会从优秀文学作品入手,就是要促进文学作品版权拥有方与影视公司围绕优质题材、创作源头进行项目探讨、作品展示及项目交易,搭建文学作品改编影视作品之间推广、孵化、交易的长期高效平台。

    上海国际影视节中心副主任童颖代表组委会发言称,原创文学影视创投峰会希望发挥平台作用,借助广大合作伙伴和影视资源,为优秀原创文学作品多元化转化搭建沟通渠道,提供包括组织专项咨询、作品推荐、改编建议以及牵线搭桥等在内的多方面服务。实践证明,只要方式合理,路径得当,每一部优质文学作品都能够衍生出不同业态的跨界精品,使其知名度、影响力和商业价值得到再次提升。

 

关注互联网精品内容发展 让1/8的生活更美好

 

    国家广电总局网络管理司原司长、中国网络视听服务协会副会长罗建辉在昨日举办的“网络影视精品发展论坛”中表示,精品节目的创作要有“两个坚持”和“一个共识”:坚持正确的导向、坚持艺术理想,达成规范化的行业共识。“网络原创视听节目从草莽阶段进化到精品化发展阶段,从相对边缘的位置走向主流化发展的轨道,已经成为人民美好生活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个新起点上,网络视听也成为“传播党和国家声音的重要阵地、社会主义文艺的重要力量、人民群众文化信息消费的重要平台和实施创新驱动战略、培育新经济的重要引擎。”因此,勇攀精品的“高峰”对于网络视听行业来说,对于满足人民美好生活的需求来说、对于新时代的国家建设来说,都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而这也是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互联网影视峰会举办的目标。

    6 月18 日晚,2018 年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互联网影视峰会盛典举行。在盛典上,年度网络精品内容被隆重推荐。盛典同时提出了“让1/8 的生活更美好”的主题,提出中国用户每天休闲娱乐的时间在三小时左右,其中35 岁以下的人群大部分都用于互联网。这也说明了在互联网精品影视内容必须符合当下年轻用户的审美趋势,同时更要引领中国青年的价值观。

 

16 CFP.jpg

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互联网影视峰会盛典现场“星光熠熠”。(CFP 图)

 

 

平台亮点

中意电影合作圆桌会“聚焦意大利”

鼓励更多优秀意大利电影作品走进中国

《每日新闻》记者 陈诗松 实习生 郑晓伟

 

    昨天下午,中意电影合作圆桌会在上海展览中心举行。来自中意两国的十多位电影制作、发行企业代表交流各自从业经验,并探讨加强两国在电影产业上合作的新思路。记者了解到,为了鼓励更多优秀的意大利电影作品走进中国,中意双方将多措并举打开合作大门。

    这场主题名为“聚焦意大利”的圆桌会由中国电影合作制片公司总经理苗晓天、意大利电影音像和多媒体工业协会国际业务部主任罗伯特·斯塔比勒(RobertoStabile——CEO of ANICAInternational)联合主持。苗晓天在掌控国际合拍片项目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斯塔比勒也对本国产业有着深刻的了解,两人先后介绍了本国的合拍片产业概况。

    来自中国电影合作制片公司、意大利电影音像和多媒体工业协会、意大利国家影视公司,以及阿里影业、上影集团等中意电影制作机构和电影人齐聚一堂,共同就双方电影制作发行、国际合作等话题进行了全方位的信息共享和深度讨论。

    阿里巴巴影业制片人鲁岩阐述了利用阿里巴巴大数据推算观众观影喜好的技术手段,意大利电影委员会主席斯特法妮娅·艾坡里尼则分享了电影剧作地域转换的思路,寻求“可以是罗马、也可以是上海”的摄制思路。

    在强化国际合作方面,各企业代表最后纷纷表达了相互寻求合作机会的诉求。上海电影集团副总裁徐春萍在会议期间的一段话很好地概括了这次会议的一个主题思想:“曾有人请教如何拍出国际化的电影,这问题却引起同行诧异:因为电影本身就是国际化的,无需寻求,真正应该寻求国际化的是电影产业。”

    据悉,随着今年5 月份《完美陌生人》在中国的热映,意大利电影正逐步走进中国观众的视野。为了鼓励更多的意大利优秀电影作品迈出国门,走进中国,意大利电影音像和多媒体工业协会将为意大利的电影人提供一笔基金,资助他们在中国发行作品。同时,意大利方面也将为中国电影人到意大利拍摄电影提供政策和经济上的支持。在中意合拍片方面,意大利方面更是提供了高达30%的退税优惠政策,积极孵化中意电影创意。

 

18 CFP.jpg

中意双方将多措并举打开合作大门。(CFP 图)

 

 

参赛影片

金爵奖主竞赛单元入围片《再别天堂》首映

阔别草原天堂感悟生命的轮回

《每日新闻》记者 陈颖婕 实习生 李芷琪

 

    昨日,第21 届上海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剧情片《再别天堂》在上海影城举行官方放映。本片集合瑞士、蒙古两国团队联合拍摄、制作,将当代蒙古国的现状呈献给观众。在瑞士留学、居住的导演巴特巴雅尔·绰格索姆导演将蒙古国的城乡差异和对生命的认知与感悟作为大背景,在这基础上通过对小人物的写实拍摄,希望传递出人与人之间的理解和回应。

    在见面会现场,导演也表示,此次处女作能有幸入围金爵奖,对自己是一种极大的鼓励,希望下一部影片能呈现得更好。

    全片看似在讲久居高原的牧民因为怀孕的妻子难产,决定奔赴城市就医的故事,实则通过二人一路上生活的细节,将人物性格变化丰满化,同时也将城乡差异的无奈和生命的不可预测性展现在观众眼前。在人物刻画上,导演也希望呈现有层次感的人物,“在刻画男主角单纯、坚持之时,也会用鲁莽暴力的手段表现他的暴躁脾性;而在表现城市男司机的时候,虽然他以坏人身份出现,但也用了少许片幅表现他的善良和坚韧。”

    电影全片采用实景拍摄,导演巧用新闻纪实类的拍摄手法,再加上少许戏剧化元素辅助剧情发展,一方面将茫茫草原蒙古国的原生态、塞上戈壁之景以及蒙古国传统特色习俗和文化展现的淋漓尽致;另一方面也将人性的冲突暴露无遗。影片中,从人物服装的过渡、建筑和交通的城市化发展、再到就医环境的现代性,都将导演想展露的当代蒙古国城乡差异过大所带来的社会问题呈现出来。而丈夫和妻子一路上的生活细节冲突与对话,则引领观众思考新旧交替、理解与回应的人际沟通问题。妻子习惯于之前丈夫的温柔细心,感慨他改变之时,二人却没有良好的沟通,在情况愈演愈烈之下,他们终于更好地理解了对方。遗憾的是,理解的过程中引发了很多悲剧。导演也在媒体见面会上阐述自己想表达的感受,“理解是一种回应,与人交往之时,这种回应很重要。虽然改变自己固有的生活方式很难,但只要跟身边的人保持善意和信任,辅以良好沟通,改变其实不难。”

    谈到片名《再别天堂》的设定,导演表示,一方面是想体现出生命的轮回,有新生命的诞生也有生命的离去;另一方面也想展现出“真正的天堂”之样:男女主角看似生活在理想主义的高原天堂,远离闹市,过着以牧为生的自由生活。但片中结尾之处,当男主骑着骏马离开妻子、离开高原奔赴城市学习驾驶之时,此时的天堂似乎已不再是最初的理想天堂。

 

19 CFP.jpg

《再别天堂》主创人员与观众见面。(CFP 图)

 

 

指导单位:国家电影局        主办单位:中央广播电视总台 上海市人民政府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1109号

友情链接: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开奖直播  秒速时时彩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