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4 21:59:37[更新]

2018年6月14日 第3期

 

【卷首语】

深思精艺

《每日新闻》记者张逸麟

 

    第24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评委见面会昨天上午在金茂君悦酒店举行。著名编剧刘和平领衔的评委们认为,中国电视的发展繁荣程度前所未有,正因为如此,也对从业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需要给观众提供更多更高质量的作品。

    怎样的作品才是评委们眼中的好作品?刘和平提出了八个字——思想深刻、艺术精湛。

    作为编剧大家,刘和平的作品给观众的印象就是这八个字。《大明王朝1566》从开播时的影响平平,到后来越来越被观众推崇,陈宝国、黄志忠、倪大红等艺术家仿佛共同写下了一部表演教科书。这意味着真正的精品从不会被海量的其他作品淹没,它们总能脱颖而出,并且不断升华。

    刘和平是一位高端低产的编剧,他愿意提及的作品一般只有《雍正王朝》、《大明王朝1566》、《北平无战事》这三部。其中曾在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获得过最佳编剧奖的《北平无战事》是刘和平非常看重的作品,拍摄过程中曾经遇到过七次投资、七次撤资的往事,但身兼编剧和制片人两职的刘和平有着自己的坚持,“用生命投资的剧,不能讨价还价”,恰恰是他对作品精益求精的体现。

    当然,对于当下电视剧的高产,尤其是网剧来势迅猛的局面,刘和平以非常客观的态度来看待。“你已经到了互联网时代,这势不可挡……存在就是合理的。”同时刘和平也并不避讳“小鲜肉”的称呼,他的新剧如果找到合适的演员人选,也并不会排斥所谓的“小鲜肉”。在刘和平看来,90后和00后观众有着自己看待世界的美学标准和眼光,“当然,我们也有引导他们继承优良传统、向经典看齐的义务。”

    但无论是什么时代,从业者对于电视剧创作都应该在思想和艺术上有追求。刘和平谈到了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尤其是青年人开始投身编剧行业,他乐见其成,但是编剧这个职业门槛不低,“第一个要有天赋、要有戏,文史哲要懂,还要懂拍摄;第二还要吃得了苦。”刘和平说,“现在甚至听说网上弄段子就能写了,这你首先不尊重这个行业,你就不应该从事这个职业。”

    让刘和平感到欣慰的是,今年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的入围作品,有不少已经达到深思精艺的水准,不管是从创作还是生产,都较以往更自觉地成熟了。 

 

01 CFP图.jpg

昨天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评委与媒体见面。(CFP图)

 

 

第一现场

白玉兰奖评委见面会探讨好作品标准

中国电视空前繁荣,还需再上一个新台阶

《每日新闻》记者 陈宏 实习生 赖鼎睿

 

    6月13日上午,第24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评委见面会在金茂君悦酒店举行。著名编剧刘和平领衔的评委会阵容,在见面会上畅聊了当下电视行业的现状,他们认为,中国电视的发展繁荣程度前所未有,对从业者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他们需要给观众提供更多高质量的作品。

 

精彩的故事内容和讲故事的方式是好作品不变的标准

 

    每年的评委见面会,对入围作品的评价,永远都会被率先问及,虽然有严格的保密纪律,但是评委们对好作品的标准,却从未变过。“那就是思想深刻、艺术精湛的作品,才是评委们眼中的好作品。”评委会主席、著名编剧刘和平说。评委、著名导演高群书,提及中国电视剧诞生60周年时,也举了《渴望》的例子,“这样的作品,就是好的经典。”

    虽然这些年主要拍起了电影,但高群书之前更长的时间内,都是在拍电视剧,对于好剧,他认为在刘和平的大原则之下,还有三个具体的标准:“一个是情感表达有独特性和个性,在普遍规律下有直指人心的东西,观众有共鸣、能想到自己,玄幻也好古装也好,天上地下人间,总而言之让你感兴趣、感动的,都是和你有关系的表达;第二点,这毕竟是一个工业技术标准下制作出来的作品和产品,技术指标很关键,摄影、服装、化妆、道具包括表演必须有一定的高度和精度;第三一定要有比较好的社会影响,无论是从民间采集的数据,还是从现有的平台,包括电视平台、网络平台,包括一些调查,显示的结果一定带有比较大的影响。”

    同为导演的徐纪周认为,创作者的态度,也特别重要:“检验一个好作品的标准,创作态度是否是诚恳的,创作者是不是真诚的,是不是在用作品和观众对话,把自己对于时代、对于生活的看法通过作品表现出来,跟观众交流,这很重要。”

    这次的评委阵容中,还有两位实力派演员,徐帆和赵立新,他们则从演员的角度,阐述了自己心目中好作品的标准。徐帆说:“我觉得今年(入围的)这些剧都挺吸引人的,特别就我个人来说,选择上就有了一定的难度。因为像刘老师和高老师说的,大家已经意识到了精良制作的重要性,同样是精良制作的情况下,还要去比较,对我来说就是很难的选择,但即便是难的,这个选择也是有意义的,因为会让他们的电视剧能有更好的高度,不管是从制作还是从大家的喜爱度来说,我就是觉得应该是到了再上一个台阶的时候了。”

    赵立新以自己观察到的电视剧行业内存在的一些问题和现象为例,讲述了好作品的重要性。他认为,价值观、创作态度、审美高度是一部好剧的三大标准。

    两位海外剧单元的评委,包括英国制作人、监制李·梅森和美国制片人、编剧扎克·施坦茨,都提供了他们对于好剧的判断标准,那就是讲“好故事”和“讲好”故事:故事内容和讲故事的方式是否精彩,都是评判一部电视剧是不是优秀的亘古不变的标准。


现实主义题材创作是一种态度,好作品需要工匠精神

 

    近年来,主管部门大力提倡现实主义题材创作,业内很多作品,宣传时也都在强调自己是“现实主义力作”,评委们认为,这是一个好的现象,但同时也不能肤浅地理解现实主义。“现实主义的对立面,不是美学本质上的理想主义,那永远是文学的本质,现实主义挑战的,是商业化的虚无主义。”刘和平说,“所以,现实主义创作是一种态度,无论是历史的题材还是当代的题材,能给我们启发的、沉思的,激励我们向上奋进的,都是我们评审的范围。”

    今年的白玉兰奖,入围最佳中国电视剧的作品有10部,包括了《白鹿原》《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和平饭店》《急诊科医生》《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美好生活》《那年花开月正圆》《情满四合院》《生逢灿烂的日子》《我的前半生》等,其中就有多部现实主义力作,有讲历史的,有讲现实社会生活的。刘和平说:“总体来看,我们的感觉是,今年入围的电视剧,不管是从创作还是生产,都较以往更自觉地成熟了。”

    高群书认为,白玉兰奖评选好的作品,就是要对行业做一些好的引导,比如在创作上,工匠精神,其实就是创作上特别认真,“像前两年刘和平老师的《北平无战事》,这个本子写了7年”。他认为,电视剧行业仍然需要这样的精神,“不能当成行活儿去拍,甚至让执行导演去拍”。

    徐帆也表示,评委们都有同样的目标,就是让白玉兰奖评选出来的作品,“引领性要强一些、更多样化一些,带着观众打开艺术细胞。这样观众看得也有意思。”她认为,这才是现实主义创作的意义所在。

 

02-03 《每日新闻》记者 常鑫 摄.jpg

昨天,第24届上海电视节举行白玉兰奖评委见面会。(《每日新闻》记者 常鑫 摄)

 

纪录片动画片:每一部入围作品都是和评委的缘分

 

    除了电视剧单元,白玉兰奖在纪录片和动画片单元的评委,也参加了此次见面会。

    随着中国观众整体素养的提升,纪录片在中国开始了前所未有的蓬勃发展,纪录片评委会主席、英国制作人、导演尼克·弗雷泽表示,这两天已经密集看了很多纪录片:“从内容上来看,反应了不同年龄层的影片内容,从组委会的角度来看,评选组织得很好。”

    中国知名纪录片导演彭辉,盛赞本次入围的纪录片说:“这一届的纪录片,肯定会让观众们感觉惊喜!”此外,国内的纪录片发展迅速,但相较于国外的纪录片,他认为还有一些不同:“国外纪录片的题材选择,张力比较大,中国相对窄一些。不过,国内外的纪录片工作者,都是在为了未来做出自己的努力,改变当下。”而这,正是纪录片人备受尊敬的原因。

    日本导演松江哲明则同样对本次入围作品非常满意,他说:“其实,能被提名的纪录片,都已经很优秀了,得不得奖,只是隔了一层薄薄的纸。对于我们评委来说,看到的每一部作品,都是评委和作品的缘分。”

    和纪录片一样在中国发展迅猛的,还有动画片。第一次来到上海电视节的英国动画制作人、独立动画咨询师凯·本博,对于中国动画片的多元性感到惊叹:“我看到了很多多元化视角的作品,这次入围的动画片作品,有一些已经有了历史,影响过很多人,被长久喜欢,这也是优秀动画片的特点——一个触动人类、人性的故事,通过寻找新的方式去讲述后,能给人带来情感和勇气,对孩子们来说,可以帮助他们更好地去理解世界,使其变得更自信和快乐。此外,技术的发展,也让动画片的画面更美,更容易实现创作者的设想。”

    中国动画编剧、导演马华曾在上海从事过动画创作,他也认为,现在动画作品多元化趋势非常明显,此外,作品的质量也在提升,“最重要的是,动画片能在上海电视节有这样一个评奖平台,让我们动画片人非常欣喜。”

    马来西亚动画创意专家哈斯努·哈迪·沙姆斯丁说,动画片是最容易被全世界所理解的作品类型,“所以,我们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去讲故事,但讲的故事,一定要是国际通用的价值观,比如亲情、爱情等。”

 

 

特别聚焦

白玉兰奖电视剧单元评委会主席刘和平专访

“今后中国电视剧质量会越来越高”

《每日新闻》记者 陈宏

 

    在昨天的评委见面会后,作为惯例,白玉兰奖电视剧单元评委会主席刘和平也接受了《每日新闻》的专访。谈到中国电视剧发展到现在的水平,他认为“今后中国电视剧的质量会越来越高”。

 

对新潮流不要本能排斥

 

Q:作为本届评委会主席,看了这些入围片之后,有什么初步感受?

A:很欣慰。都是很用心的作品,而且都符合当前我们所要求的现实主义创作导向。但同时又为难,入围的片子相对都是比较好的,要从里面再选出最佳,评委会会很认真地反复讨论和比较。

 

Q:对当下IP剧、偶像剧比较多的现状,您怎么看?

A:对这样的问题尤其要特别客观地看待,唯物主义说的是具体的物质先出来才有理论和规律,互联网时代必然会出现网剧,必然会出现在手机上观影的习惯。问题是它刚出来,不成熟,会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慢慢成熟,所以包括以往针对电视机写剧本的编剧,现在也开始注意怎么针对手机写剧本,针对网站写剧本,这些都是顺应需要而产生的。我个人的看法是,这是必然趋势,包括我们生产的每一部电视剧的出口平台首先是网站,网站流量大、观众多、价钱高,供给侧和需求侧平衡。我个人认为从业者要认真考虑这个问题。

 

Q:您自己会用到偶像概念吗?

A:比方说我的新作品,男一号出来18岁,去世不到30岁,典型的“小鲜肉”,我不避讳这个词,虽然未必用“小鲜肉”演,但人设就是青春洋溢。到时候也会有人说我要迎合市场,我觉得也不是,一代人有一代人审美的标准和眼光,“90后”和“00后”在这个时代,他们有自己看待世界的美学标准和眼光,当然我们也有引导他们继承优良传统、向经典看齐的义务。

 

中国电视剧很有希望

 

Q:您怎么看待当下的电视行业?

A:我本人是持乐观的态度。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中国电视剧还是很有希望的。因为我们这个民族讲故事的能力很强,这得益于我们有几百年讲故事的优良传统,比方说我们的说书、曲艺,我们的编剧自觉不自觉地继承了老祖先留下的讲故事的艺术方式。

 

Q:您觉得青年编剧队伍有没有可能培养出来?

A:编剧人才无法培养也无法计划。首先优秀编剧的出现,要建立在一个量的基础上。现在好就好在很多青年人主动选择编剧作为自己的终身行业,至少有这个目标,有这个量,最后能不能出现优秀的编剧是另一回事。这个职业,第一个要有天赋要有戏,文史哲要懂,还要懂拍摄;第二还要吃得了苦,编剧特别要能吃苦,你不想吃苦的时候,你就千万不要在这个行业。现在甚至听说网上弄段子就能写了,这你首先不尊重这个行业,你就不应该从事这个职业。

 

Q:您对中国电视剧的未来怎么看?

A:总体来说,我觉得中国电视剧在所有艺术门类里进步很大,我们视野很好。所以,对中国电视剧不要悲观,它还是一天比一天好的。我个人本身特别有文化自信,中国电视剧的发展很快,通过这些评选,包括以后我们对电视剧高质量发展的要求逐渐明显,今后中国电视剧的质量会越来越高。

 

05.jpg

 

 

头脑风暴

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

《每日新闻》记者 郦亮 实习生 谢文璐

 

    越来越多的中国电视剧正走出国门,成为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的重要载体。昨日下午,上海电视节白玉兰论坛之“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邀请了近些年成功出海的国产剧制作者和海外制播平台资深人士,共同探讨如何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 

 

创作外国人也喜欢的电视剧

 

    与会的业内人士认为,国产电视剧的海外传播发展前景向好,潜在市场巨大。中国电视界应该通过拓展出口国产剧题材与类型,针对不同境外市场的差异化需求进行市场布局,积极参与国际交流与国际合作,引进高端人才,把本土与国际紧密结合。

    提到外国观众喜欢的电视剧类型,匈牙利ATV的CEO塔马斯·科瓦奇表示,目前,匈牙利观众很难看到一些有代表性的中国电视剧。匈牙利对中国电视剧有很大的需求,因为匈牙利人民很喜欢中国。匈牙利观众比较喜欢中国的爱情剧、现代的家庭剧、犯罪题材的电视剧,还包括古装剧和年代剧等等。匈牙利的ATV频道明年将会有拓展新的电视频道,希望纳入更多新内容、新题材的中国电视剧。

    而BBC国际剧集制作人戴维·贝尔肖则表示,欧洲人民比较喜欢的一大类主题就是犯罪类电视剧。不管是硬性犯罪还是软性犯罪,只要和犯罪有关,都是欧洲人民喜欢的主题。受环境影响,在欧洲天气灰暗,阳光很少,所以如果是电视剧里面有灰色的人物,而不是很明显的黑白人物,欧洲观众就比较喜欢。他们喜欢复杂的人物,不是一味的好人,也不是一味的坏人。如果中国的电视剧能够有针对性地进行创作,那肯定会受欧洲观众的广泛喜爱。

    越本土的内容往往会越受欢迎,这看似与国际化的主题审美趋势相悖,但是从侧面佐证中国故事的道路。华策集团创始人、总裁傅斌星表示,很多欧美观众觉得东方式的纯爱表达方式特别吸引他们,与通常在美剧里快节奏的恋爱方式相反,东方式的纯爱式表达方式,让他们感到特别新鲜,很吸引人。这个例子也告诉中国的制片人和创作人,越贴近本土的,其实越会得到世界观众的喜爱,因为中国制片人第一步要讲好中国故事。

    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大优酷事业群剧集中心总经理马筱楠表示,对于讲好中国本土故事她是比较有信心的:有很多项目在尝试国际化的联合制作和联合研发。一个故事好不好,也体现在讲故事的方法上。通过更多跟国际上优秀人才的合作,不断试错,才能制作出拥有国际标准、同时又讲好中国故事的电视剧。

 

要“卖出去”而不仅仅是“送出去”

 

    湖南广播电视台台长吕焕斌有一个观点,即中国电视剧以往是“送出去”,现在要“卖出去”。“送出去”是为了更快地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但是要“卖出去”,则要求中国故事必须吸引人,让世界观众愿意花钱购买。这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对外输出方式。

    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大优酷事业群聚集中心总经理马筱楠,提出了他们在向海外出售剧集时遇到的新问题,“以前海外对中国国产剧的认可,仅限于古装剧,因为我们的古装剧在文化和制作方面,都有绝对优势,但这两年更多题材在海外开始被接受,包括刑侦悬疑推理剧、都市剧,越来越受到海外频道的青睐,这是一个很大的突破。但是,我们依然面临困境和困惑,即存在‘圈层突破’的问题——中国的节目出海,目前更多的是给华侨看,但未来要让更多的当地的人看,所以就涉及到一个问题,即选择哪个平台发行的问题。”她说。

    而要突破出海之后的收视“圈层”,找到更加本地化的平台发行,就存在“ 价格天花板”问题。“我们刚从洛杉矶回来,我们有新制作的优秀项目,给北美发行方看——剧都不错,有很好的市场反馈,也被认为是中国国产剧的代表,但它还是有一定的价格阶梯,要看中国国产剧的‘整体价格区间’,而要提高这个整体价格区间,就需要更多的剧走出去,需要整体制作和讲故事的能力全面提升,才能带动国产剧在海外有更好的推广和发展,这是现在面临的困局。”她说。

    对此,柠萌影业创始人、总裁苏晓表示,中国电视剧生产商不要太着急短期赚钱。多年以来中国电视剧都很着急往外走,但是每个区域市场对于文化都有不同的诉求,所以真的要走出去,去潜心研究每一个市场的不同的内容需求。的确,中国故事需要更加切实可行地考虑各国不同的价值观和审美趣味,不应操之过急。好的作品往往需要经过小说市场、动漫画市场、电视剧市场的多重检验,这个周期可能很长,但是这也是“卖出去”所需要的市场检验时间。

    另一方面,中国电视剧需要加入国际市场价格体系。傅斌星表示,中国电视剧一定要抱团出海。在美国,有大量的中国作品被盗版,当很多用户习惯于免费观看的时候,自然而然不会付费看,也就是说中国的电视剧没“卖出去”。现在很多中国电视剧制作人把更多的关注点放在了本土市场,中国内容走出去还有很大的未来前景,制作人要更加抱团,更好地保护好国产内容的版权,维护好价格体系。

 

06 CFP图.jpg

座无虚席的论坛现场,受到了从业者与媒体的广泛关注。(CFP图)

 

07 CFP图.jpg

论坛现场云集众多优秀国剧制作者和海外制播平台资深人士。(CFP图)

 

 

第一现场

“iFORMATS中外创新模式时间暨全球内容趋势介绍”举行

“中国模式”走向世界舞台

《每日新闻》记者 陈诗松 实习生 郑晓伟

 

    昨日,2018“iFORMATS 中外模式创新时间·全球最新内容趋势介绍”活动在上视大厦九楼大会议厅举行。SMG总编室主任助理孙侃及法国EurodataTV 亚太区域经理张博共同推荐了二十余档海内外电视节目模式,其中,“中国模式”大放异彩,“中国智造”的电视节目模式也正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可。 

 

“中国模式”大放异彩“中国智造”广受认可

 

    “中国模式走向世界舞台”是近几年来中国电视节目版权国际化进程的重要体现,以《国家宝藏》《声临其境》为代表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电视节目模式在国际市场上受到热捧,“中国智造”也正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可。

    iFORMATS 中国节目模式库是中国首家聚焦中国电视及互联网平台优质节目模式的共享服务平台,并围绕“节目模式”的相关产业为海内外电视机构与同行提供节目信息聚合与模式专业研究。孙侃在简要介绍了iFORMATS 节目库遴选标准及范围后,推介了九个在法国戛纳春季电视节上受到国际市场关注的电视节目模式及这些节目模式价值的独创性。

    其中,不仅出现了《国家宝藏》《我是未来》《燃烧吧大脑》《这!就是铁甲》等热门综艺,《好久不见》等概念性节目也出现在节目模式推荐的现场。在推介节目模式的同时,孙侃也结合近年来iFORMATS 中国节目模式库的运营经验,从实际的角度出发,强调了两项电视节目模式国际化的制作要点:一是要注重电视节目的题材;二是要提升电视节目国际模式版的制作能力。

 

四屏收视更新传统 国外节目模式流行趋势发布

 

    “人们的收视时长和收视方式都在发生变化。”现场,EurodataTV 全球销售总监Jacques Balducci从电视节目收视的角度解读了当今电视收视的趋势。2017年全球人均每日电视的收视时长从原先的2小时56分钟缩减到1小时59分钟,传统电视的收视时间已较之前有了大幅度的缩减。

    与此同时,随着科技的发展,统计收视率的渠道也变得更多。“四屏收视”作为新兴的收视统计方式,其所统计的收看人数是传统收看人数的两倍。因此,这种收视统计的方式也逐渐被市场认可。

    会上,EurodataTV 亚洲业务负责人张博分享了目前国外电视节目模式三个流行趋势:一是几代人之间的互动和以老人为主题的节目开始增多,其中多数围绕着代际关系问题展开;二是社交实验类节目仍是主流趋势,其中情感类社会实验节目和情景式社会实验类节目在电视国际市场上占据较大比重;三是重推经典,以英国、美国过去经典小体量综艺为首,在国际市场上涌现了大量的老牌综艺节目,唤醒了一代人的记忆。

 

 

第一现场

2018年“中外影视译制合作高级研修班”正式开班

用影视展示文化之美,构建民心桥梁

《每日新闻》记者 陈颖婕 实习生 董艺萌

 

    昨天上午,由文化和旅游部外联局、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际合作司联合主办的2018 年中外影视译制合作高级研修班(第二期)在上海正式开班,包括“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内的31 个国家的近40 名国际影视机构代表和译制专家学者共同参会。文化和旅游部外联局副局长朱琦、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际合作司副司长周继红、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副局长王玮、上海市浦东新区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局长黄玮、中国上海自由贸易实验区管理委员会世博管理局局长吴海均出席了开班仪式。

    文化和旅游部外联局副局长朱琦在致辞中表示,中外影视译制合作与交流是促进“一带一路”民心相通的重要手段,是外国民众了解中国文化、中国理念和中国道路的重要窗口。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 周年,研修班将重点向各国专家推介一批真实、全面、立体讲述中国故事、体现人类共同价值追求的优秀影视作品,促成相关主题下中外影视译制领域的务实合作。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际合作司副司长周继红在致辞中指出,目前,中国广播电视产业已进入新时代,影视作品呈现出现实题材热播、原创节目走红、传播渠道多元等新趋势。在新时代背景下,希望中外影视机构代表和译制专家能打造译制精品,把握时代脉搏,提升创新能力,紧跟科技步伐,探索跨界融合,共同促进相关领域携手发展。

    匈牙利ATV电视频道CEO塔马斯· 寇瓦克茨(TamásKovács) 在发言中说,“ 一带一路”倡议的基础在于彼此信任与互相欣赏,匈牙利也早就启动了“向东开放”政策,渴望与中国加强经济与文化交流。媒体是展示各国文化之美的最有效渠道,承担着构建民心桥梁的主要责任,也能间接推动国家间的经济、旅游甚至教育等领域合作。中国既有着影响世界的政治与经济力量,也有着深厚的文化和历史底蕴,希望通过研修班可进一步推动与中国电视台在新闻、专题及热门节目等多方面的深度合作,实现互利共赢。

    中外影视译制合作研修班自2015年首次举办,旨在推动中外影视译制合作领域的深度信息沟通与渠道合作,截至目前已邀请了世界60多个国家和地区近240名业界资深人士来华研修,推动了众多优秀影视作品通过高水平译制合作走向各国观众。

 

09 受访者供图.jpg

2018年中外影视译制合作高级研修班合影。(受访者供图)

 

 

特别关注

把握时代脉搏 回归现实主义

《每日新闻》记者 郦亮 实习生 李芷琪

 

    在最近的荧屏上,现实主义题材电视剧成为主流。这是时代的需要,有其必然性。但同时,现实主义题材电视剧也并不尽完美,依然存在“假、旧、灰、偏、浅”的问题。昨天在上海电视节白玉兰论坛之“打造永不落幕的中国剧场——现实题材电视剧的创作与创新”论坛上,业内人士对此进行了探讨。 

 

观众需要现实主义题材电视剧

 

    今年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召开了全国电视剧创作规划会议,会议强调新时代电视剧工作需立足于高质量发展,其中就是要大力发展现实主义题材的电视剧。近年在经历了古装剧热潮、大IP 风潮和小鲜肉霸屏之后,中国电视剧的发展出现了新的走向——回归经典,回归创作规律,回归现实主义。《人民的名义》《我的前半生》《白鹿原》等一大批现实主义作品引领了市场潮流,也让现实题材电视剧又进入了回暖期。

    打造了《恋爱先生》《好先生》等一系列热门现实主义题材电视剧的知名编剧李潇表示,现实主义题材回暖是时代的需要,是观众的需要。她举了一个现象为例:作为主要观影群体的90后、00后们现在看真人秀多于看电视剧。大部分真人秀的奠基仍然是戏剧的理念,包括人物设定、故事发展、感情线、高潮等等都符合戏剧规律。观众爱看真人秀,大多数得益于真人秀“真实”的设定。“所以我们戏剧也是一样,我们要发掘出最真实的东西,再把它呈现给观众。”观众对现实主义元素的作品一直是有需求的,不论它的呈现方式是娱乐性的综艺真人秀节目还是艺术性的戏剧作品。

 

警惕“伪现实主义”电视剧的泛滥

 

    现实主义电视剧成为潮流,大家都一窝蜂地来做这类电视剧,导致市场泥沙俱下,良莠不齐。热播剧《归去来》的导演刘江认为,现在的一些现实主义题材电视剧存在“假、旧、灰、偏、浅”的问题。他说,现实主义题材首先就是要追求真实。戏剧工作者能做的只有贴近生活,紧贴时代。其次,潜在目标在于文化、价值观输出的电视剧也需要追求积极性、普遍性和深刻性,带给观众更多的正能量和对人性、生活的思考。如果做不到这几点,那就是“伪现实主义”,会引起观众的反感。

    现实主义题材电视剧的质量仍然有提高的空间。著名演员殷桃说:“有一段时间,观众和从业人员之间的信任感丢失了。我们认为观众不爱看这种戏,不拍这种戏,拍了也没人看。观众觉得我们想看你们也拍不出来。但这种关系从去年开始重建了,从我接到的剧本看来,又回到了10年前,有很多现实主义题材的创作。”对此,演员王雷补充说,现实主义作品是用现实主义的表现手法客观反映这个时代的人、事或情感。有各种形式,但根子都是真的,有人物、有故事、有表达欲望。“作为演员,我们要不断学习,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要保证电视剧品种的多样化

 

    业内都在拍现实主义电视剧,一时间此类电视剧霸屏,现实主义成为了绝对主流,这也引发了业内人士的思考。打造了热剧《我的前半生》的著名导演沈严说,2015年是IP剧、小鲜肉最火的年代,当时他拍了原创的现实主义题材作品《中国式关系》,“那是我创作最艰难的一年,一度怀疑是不是我的创作思路出了问题。但到后来,我意识到,不是观众的喜好出了问题,是我们自己的内容出了问题,我们的内容没跟上。”而到了现在,IP剧、小鲜肉又被唱衰,大家说要重新扛起现实主义题材电视剧的大旗。“我认为这是不好的,我们需要给观众提供多样性的选择,不能一窝蜂。”

    著名编剧何晴也谈到,艺术要有独特性,可以在选材上,也可以在审美调性上。但如果在现实主义作品中有带有批判现实主义的意识,会更高人一筹。而除了题材本身,李潇补充说,还可以从拍摄手法、视听语言等技术手法上进行创新。作为编剧,她希望能从根源上对人物进行二次创作,学习同期的英剧、美剧、韩剧,不再是普通的中景、近景、正反打,也可以加入像时空穿梭一类的表现元素。“希望未来能寻找到适合小屏、片段式的播放模式,以及属于电视剧视听语言的表现方式。总之要确保屏幕上电视剧类别和形式的多样性,这样才能重新赢回观众。

 

10-11 CFP图.jpg

白玉兰电视论坛——现实题材电视剧的创作与创新。(CFP图)

 

 

指导单位:国家电影局        主办单位:中央广播电视总台 上海市人民政府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1109号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